帽子先生

这傻子又发病了

【White Collar/PN】我可能过的假儿童节

·EL不存在设定
·无逻辑
·可能OOC
·欢乐向
·一发完

“所以,你们一群最小年龄也超过二十五的竟然也吵着闹着要过六一?”

Moz顺手摘下眼镜,拿放在衣兜里的软布擦了擦,惊讶地抬起视线朝着The suit和他的CI看过去。

猫咪探员将两只手叉在腰上,颇为懊恼地摇了摇头。他略有些无奈地看着,或者说是瞪视着自己的CI,Neal——某个正坐在办公桌上,再次露出了那种诡计得逞的该死笑脸的家伙。而他此时竟然还朝自己眨了眨那双“英俊”的淡蓝色眼睛……好吧,他不得不承认,这的确让他气消了不少。老天真是不公平,不是吗,给了这家伙帅气的面庞,漂亮的眼睛,还给了他哄人开心的这张嘴,让他用来和妹子调情,等等……打住,打住,他的关注点都歪到哪里去了?

他一抬头,又对上了那双眼睛,浅蓝色的湖面上闪着微光。他随即不留痕迹地将自己的视线移向别处,目光落在灰白色的墙面上,再扫过脚下的地板。不就是儿童节嘛,过还不行吗,猫咪探员这样默念道。

晚上七点,PN酒店顶楼露台。
“Come on,Peter.”

Neal一只手举着红酒杯,另一只手绕过Peter的脖子搭在他的左肩上,而对方的右肩则被自己的下巴占领。片刻之后,Neal歪过头盯着他的侧脸。

“这可是难得的放松时间,喝一杯吧。”

Peter转头看向Neal,但他俩此时离得太近,一转过去Peter的嘴就几乎要蹭到Neal的鼻子。于是他看到Neal的眼睛四处瞥了几下,还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作为掩饰。他注意到对方的脸有点泛红,而自己的脸上也有点微热,从而不自觉地轻咳一声。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酒喝多了罢了……应该。

“我可没有听说过儿童节有要喝酒的习俗,向儿童售卖酒精饮品可是犯法的。”

“Well,Caffrey's does.”

那个小混蛋——在他眼里看来,确实是的——无耻地挑了挑眉,笑着端起手中的红酒倒进嘴里。

“BOSS,”Diana挽着她的女朋友走了过来,手中拿着的,不是平常所喝的红酒或咖啡之类的东西,而是一杯——用那种竖长的杯子装着的,加了冰块的——可乐,没错,可乐。

察觉到Peter和Neal错愕的视线,Diana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别这么看我,今天可是儿童节啊。”

“总之,”Diana扫了一眼站在一起的两人,还有餐桌旁和穿着玩偶装的小姐聊得正欢的Jones,“单身汉们,享受你们的六一节吧。”

随后像是在炫耀些什么地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牵起女朋友的手,在手背上印下一个吻,

“美丽的小姐,我能请你喝杯酒吗?”

“你可不能这么糊弄我,这明明是杯可乐。”

一边说着一边将剩下的可乐全部灌进嘴里,然后凑到Diana嘴边,把可乐渡进Diana嘴中,末了还不忘擦擦嘴角,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很好,尤其是由你喂给我的时候。”

Peter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痛,而此时的Neal已经率先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们快点走吧,我已经受不了刺激了。”
“同意。”

他们走到另一个角落,然后就看到一个年轻的探员拿着一束由小熊饼干做成的花捧在向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告白。

Peter想,他认识这个探员,这是精英调查组最年轻的探员,是从哈佛毕业的,哦,怎么又是哈佛。

而此时,Neal出声了,他伏在Peter的耳边轻声道:“这个人叫Tom,Tom Colin,上个月刚满二十五岁。”

“这个年龄就成为探员,前途不可估量。”Peter把头偏向Neal,眼睛却盯着那个人,压低声音道。

“Yeah,”Neal语调上扬,那双浅蓝色的、向来狡猾的眼睛——此时却认真地注视着身旁的人,

“But you are the best,you are the only one who can catch me.”

Peter也注视着他,用那双含着笑意的、骄傲的眼睛:“I am.”

Neal把Peter扯过来离得更近:“这个人从两个月前就开始追求这位可爱的小姐,照我看,他们俩绝对是两情相悦。”

果然,下一秒,那位小姐就满脸喜悦地答应了年轻的探员,两个相爱的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Peter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Neal,对此Neal只是露出了向来狡猾的笑容,又来了一遍他的那套帽子戏法:“我可是Neal Caffrey.”

“好了别待在这了,我们换个地方。”
不知道是那对小情侣太刺眼,还是被眼前的小孔雀灿烂的笑容晃了眼,Peter决定离开这个让他眼瞎的是非之地。

他们又换了个地方,不幸的是,没有如他们所愿,Franklin在和他的CI玩pocky game,现在他们两个基本上要把那根pocky吃完了,都快……哦不,是已经亲上去了。

第三次,他们终于找到一个没有情侣扎堆的地方,也对,人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情侣呢。

Peter感到有些头痛:说好的儿童节呢,怎么一个个都过得跟情人节似的!
不过好在,有一双修长精致的手帮他按摩头部,现在舒服多了。

“某种意义上,他们的确是在过儿童节。”旁边传来磁性的声音。
Peter震惊地看着他,就差没把眼睛瞪出眼眶。
“因为我是Neal Caffrey。”
Neal调皮地眨眨眼睛,
“好吧实际上你刚才直接说出来了。”

“第一对,Diana和她女朋友,她俩喝的可是可乐,第二对,那个年轻的小探员,他可是用小熊饼干告的白,第三对,Franklin和他的CI,pocky game也挺有童心的不是吗?”

Peter几乎都要被他的小孔雀说服了,但他还是不爽,这群人,打着儿童节的名号,享受着情人节的快乐,太过分了!

但这份不爽没有超过一秒,就被另一种情绪代替了。他的CI,小孔雀,小老鼠,Neal,此时单膝跪地,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精巧的小盒子,好吧,他承认在看到盒子上画的Q版的他和Neal身穿西服步入教堂的时候还是笑了,也许是感到好笑,但是从心底涌出的喜悦与幸福感是无法骗人的,或许他早该意识到,他们早就是属于彼此的了。

“Peter,agent Burke,”

Neal的那双浅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Peter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这还要美丽的东西了,他被困在这片波光粼粼的湖水当中,一辈子都无法脱身,而他,Peter Burke,就甘愿这样被名为Neal Caffrey的魔法困住,囚禁,哪怕失去自由。

“Marry me,please.”

他一直知道Neal的声音很好听,低沉,磁性,性感。他的小孔雀拥有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但此时此刻,他才突然意识到这声音的魅力,并且迟钝地发现,他的心早就被这声音的主人占据了,不知道是他的心把Neal Caffrey关了起来,还是Neal Caffrey堵死了除了自己那条外进入Peter Burke的心的所有通路,但这早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Peter Burke终于明白了自己爱Neal,Neal Caffrey.

“Yes,I do.”

月光下,这对恋人在拥抱亲吻对方。

【Catch me if you can/Carl×Frank】照顾病患

·OOC可能有
·我实在不擅长起标题(苦笑)
·小甜饼
·文力不足

Frank并不是没有生过这种程度的病,以前在法国监狱的日子甚至比这还要煎熬很多。只不过,他现在发着高烧,躺在沙发上,喉咙渴得发痛,浑身虚浮无力,甚至没有爬起来给自己倒一杯水的力气。五月的弗吉尼亚早已步入夏季,而此时他只感觉到刺骨的寒冷。他费力地睁开眼睛,茶几上有一杯凉透的水,昨天的伞被随意地丢在一旁,仍旧是湿的,沙发上放着昨天顺手买的报纸——FBI抓捕一国际诈骗团伙,金额达数百万。自己的脚边有一条薄毯子。他试图够到毯子,却只是能勉强地控制手指动几下,尝试了几次后,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Carl……”

此时,FBI总部。
“Frank还没来吗?”
“是的,Mr. Hanratty。”
Carl放下笔,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到今天为止,Frank已经在FBI工作一年了,他确信Frank不会再撕掉档案上自己的照片逃走,更何况现在的生活比当初Frank刚入职的时候好了太多。今天实在是反常。
Carl站起来,径直走向上司的办公室,敲响了门。
“进来。”
Carl推开了门。一进门,就看见办公桌上Frank的资料。
“Hanratty,你来得正好,Abagnale今天没来上班。”
“我知道,长官。”
他看见他的上司一只手拿着Frank的资料查看,一只手拿着咖啡杯递到嘴边。
“你知道如果Abagnale潜逃会发生什么。”他的上司喝完一口咖啡,看了他一眼。
他直视上司的眼睛,信誓旦旦道:“我保证。”

Carl驱车来到了Frank公寓前,敲响了门,无人回应。反复敲了几次后,Carl拿出了备用的钥匙,打开了门。
他没想到一开门会看到这样的场景。Frank蜷缩着躺在沙发上,眉头紧皱着,脸色发白。他快步走过去。
“你还好吗,Frank?”
“Frank?!”
他伸手摸了一下Frank的额头,烫得惊人。
“Carl……”他看见Frank动了动嘴唇,却没法发出声音。
“你烧得很严重,我送你去医院。”
Carl这么紧张的样子,Frank只见过两次,一次是他们俩第一次在那个酒店见面的时候,第二次是在法国的那个仓库里。
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不,不要去那里。”
“不要闹了,我马上就带你去。”
“Please,Carl……”

“发烧的话用这种药效果会比较好。”
“好的,谢谢。”

Carl回到公寓的时候吓了一跳,一开门,就看到Frank脸朝地倒在地上,右手伸向茶几。
“Frank!”他快步走到趴在地上的人的身边,一把将他抱起,因为常年在FBI出外勤的缘故,抱起这个一米八的小伙子对他来说并不算费力,不过,Carl看了眼怀中的男孩,脸色苍白,眼底乌青一片,虽然不算轻,但相比于同龄人来说,他还是有些过于瘦了。
“好不容易恢复些力气,我想喝点水,就从沙发上下来了。”Frank闭着眼睛,将脑袋靠在Carl的肩膀上,声音沙哑,不知怎么的,Carl从这声音中听出些委屈。
“我去给你倒点水。”Carl叹气,把Frank放到床上,盖好被子。
Frank费力把眼睛睁开,只看到Carl离开的背影。

片刻之后。
“我回来了。”Frank看见Carl拿着一大杯水和药进来了。
Carl把床上的病患扶了起来,“来,吃药。”
Frank一口把药喝完,又灌了好几大口水。药的苦涩使他一下子皱起了眉头。
“给你。”Frank闻声看去,差点没被呛到,Carl不知道从哪拿出一颗糖,放在手心里。
Frank一把接过糖,扔进嘴中,不可思议地看向Carl。
被盯得实在受不了了,Carl别开了视线:“只有一颗,再要也没有了。”然后他看到了Frank努力憋笑的表情。
Frank花了好几秒平复心情,尽量用正经的语气回应:“Mr.Hanratty如此体贴下属,令我佩服并真心感激。”而眼角的笑意出卖了他。
“Carl,”Frank眨了眨眼睛,
“靠过来一点。”
被年轻人的笑吸引,Carl完全没有防备地靠近他。嘴上传来湿热的触感。
Frank在与他接吻,这样的认知让Carl震惊不已,他的大脑放空了一会儿,当他回过神后,Frank已经躺回了床上,用被子蒙住头。
Carl质问自己的心:我爱Frank吗?怎么可能?一个已经步入中年的男人,爱上一个比他小十几岁,正值人生最美好的几年,一个他费尽力气拯救的孩子……?不,他已经不是孩子了。
但如果不爱,那么此刻,胸腔里这颗,早已超过常速砰砰跳动的心又代表着什么……

他不忍再看着Frank,而此时Frank正发着烧,他不可能、也不忍心就这么走掉。他烦躁地挠了挠自己本就所剩不多的头发,熟练地从兜里摸出一包烟,走到了阳台。而在他走之后,Frank又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缺少氧气的感觉实在不好,而他此时却无暇顾及这个,他从床上坐了起来,以一种近乎悲戚的眼神望着玻璃门外抽烟的男人,刚才那个大胆的举动,或许是因为烧坏了脑袋,他知道,他把一切都搞砸了,那个如父亲一般的男人,或许再也不会予他希望,再次见到他时,眼底充满厌恶,而他自己,再也不会是Carl的Frank了。
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Carl,直到Carl抽完烟,转过身时,他才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Carl抽完烟打算回房间时恰好对上了Frank的眼睛,他才发现Frank已经醒了,或许一开始就没睡着过,那双灰绿色的漂亮眼睛此时满是慌乱的情绪,而他自己此时,也说不上冷静,他感觉到自己好不容易平复下的心情又恢复到了那种罕有的无法思考的状态,“砰、砰、砰……”他又听见了自己的心跳,这不正常,这绝对不正常。恍惚间,他又对上了那双眼睛,那双……充满爱意的,悲伤的眼睛,他一遍遍地对自己的心说不可以,而他的心却反过来告诉他遵从本心,他想:管他呢。然后猛地拉开玻璃门,快步走到床前,将Frank,他深爱的人,引他堕落的恶魔,紧紧搂入怀中,与他接吻……

【今監/蓝白】今天我也在……诶?(上)
·迷之产物
·微解谜向
·标题随便起的,和正文关系不大(因为实在不会起标题啊)
·大概HE(???)

之前的被Lof删了,补档

【今監/蓝白】今天我也在……诶?(中)

·画风一路崩坏
·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圆回来了
·OOC有,请慎重阅读

——和最喜欢的人的合照……

出于私心,白田拿走了这张照片。
“还是想想怎么逃出去吧。”白田默念道:我也最喜欢你了啊。

白田深吸了一口气,理了理心绪,继续调查。

床头柜里放了好几管润滑剂……
白田别开脸,脸色爆红。“再调查调查别的吧。”

桌子上放了一碗粥,难以想象蓝川竟然会好心到给我这个在他眼中的将死之人准备食物,不过……白田努力从地板上站起来,脚步的虚浮让他不得不承认饥饿正使他渐渐失去出逃的希望。为了让自己留有逃出去的体力,白田不得不吃下了这碗可疑的粥……味道有点重,像是要刻意掩盖什么。

床底下的地毯下面放了三把水果刀。
“看来上次水果刀被我藏起来后蓝川又买了三把,”
白田叹了一口气,“买这么多把藏在一个地方有什么用啊!被发现不是就一起扔了吗!”
“用这把刀试试能不能砍掉手铐。”白田用刀砍了下手铐,什么也没发生。
“还是把手砍掉快一些,”白田嘴角微微上扬,举起刀,突然又把刀丢到地上,“开什么玩笑啊!很痛的!”
白田对着三把水果刀思索了片刻,嘴角的笑容突然凝固——蓝川怎么可能会把水果刀这种危险的东西放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除非……他能保证我无法正常使用它们。意识隐隐有些模糊,白田挣扎着不让自己睡过去,他拿起一把刀,在胳膊上划了一下,鲜红的血涌了出来,剧烈的疼痛使白田清醒过来。
“没时间想那么多了,得赶快逃出去。”

手铐的连接处好像有些松动?
这是唯一的机会!白田用尽全身的力气割开了手铐与锁链。
意识又开始模糊了,一挣脱手铐,白田就猛地跑向门口,大喊一声:“救命!”就昏了过去。但是没有人在这里。

醒来时还是在这间屋子里,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白田一抬头,就看见蓝川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我的猎物,你想逃到哪儿去。”

etc.

【今監/蓝白】单纯地开辆车

·文笔不好,描写特别差
·新司机上路
·OOC有
·Dirty talk有,可能涉及对受方的侮辱,注意避雷
·设定是蓝川还没有揭开真实面目的时候发生的事,但是隐约可以看出来蓝川真实的想法。

车链接请见评论区